離開、回來

在眾多文字中尋找一種口氣,
像是傾吐的一種態度,
 
最後重要的是自己想講什麼,
文字組成後變成表達的一種,

或許自己都看不懂,
 
離開繁華是嚮往一種寬闊的感覺,
似乎以為在海平面可以找到平行簡單的方向,
沒有文字可以形容的壯闊,
可以帶來一種平安的感覺,
忘記很多時候人也是自然的一部份,
煩惱全都倒進深部見底的藍中
或是往上拋進湛藍,變成雨水或許可以更為滋潤大地,
 
海與陸的界線隨著打上岸的海浪移動,
似乎不明顯的界線其實劃分著兩個不同的世界,
選擇與人相處的人生或許過的很複雜,
選擇與自然相看的人或許很豐富,
選擇不斷創造的人,一直在做著所謂人工的事件,
 
 
沿著綠與藍的界線向南走,畫出長長的灰色地帶,
深藍與山脈,是人們永遠也造不出的遼闊,
 
也許下過雨後一切都會更好,
新鮮的空氣還有雨後夕陽,
又回到原本的地方,看見繁華清晰的輪廓,
其實也是一種美麗,
從高處穿過,
一遍波光閃爍,印著陽光與天空,
 
 
丟掉、歸還
腳步輕快許多,有時背向這一切,
是為了轉身時看的更清楚。
 

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